探员-代号G

这老G,人特别好勾搭,只要你扩列,我就话多
墙头特别多,坚守spn和寂静岭
恶灵附身,汉尼拔,死亡搁浅 ,麦子叔!尖叫!
手癌一个,能画能写就是buzad。哈哈哈哈哈
欢迎找我来玩!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第二章(2)

Part two
  塞巴斯汀下了车,夜里已经开始转凉。他搓了搓手,揪起自己还不算薄的衬衫,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可那猩甜的铁锈的味道依旧在他的鼻间挥之不去。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胃空唠唠的,什么都没有。
  他就快到家了,但是天气感觉起来并不是很乐观。他记得自己注意过今天的天气预报,没什用处,他这样想到。
  细小的雪花已经开始落下,并不漫天。他们零零散散地跌落在路上,他的额头上,他的睫毛上。男人觉得自己有必要多增添着衣服了。他在熟悉的几乎是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加快脚步,后面的两个人跟着他。塞巴斯汀的耐性似乎在很早之前就用完了,既是他知道他不可能甩掉这两个人。并且,他现在的身份是莫比乌斯的一员,他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荒唐的进入了这个庞大的组织。
  他还是这么做了。
  在他打开自己家门并迈进玄关处的时候,他回过头对着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恶狠狠地说到:
  “别跟进来,请注意你们的基本礼仪!”然后,大门就被‘砰’地一声关紧。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满脸犹疑的神色。最后,他们还是放弃了想要敲门的冲动。这总比一会那个暴躁的男人出来把他们劈头盖脸的骂一顿,或者直接被举报丢到stem中好。
  赛巴斯汀连鞋子都没有脱,他推开自己卧室的门然后又关上。
  男人终于才长吁一口气,他靠着门滑下坐到地板上。窗子外的天空一片混沌,男人走前没有拉上窗帘。明明才没有几分钟的时间,漫天的白却侵占了视野。他们轻轻的落在玻璃上,融化掉,接着向下流淌,溜到外面的窗台上。最后随着水滴‘啪’的一声破碎,他们的生命就到此结束。
  现在的赛巴斯汀就像是水底下可以接受到次声波的鱼类,他对任何声音都格外的敏感。那些晶莹的白尽数都落进他的心中,然后被他的记忆染红。
  他将十指插进自己的发间,抓起自己的头发,又松开。他在试图让自己消化这些突如其来的讯息,他还在给自己狡辩。但是他又突然觉得这有什么可以狡辩的呢?话兜兜转转总是那些,说回来又说过去。这世道上哪有对错白黑之分,它是那样的不公平。不公平到只要位高权重的人一句话,你就再无翻身的余地。男人又在想,自己为什么是赛巴斯汀?他几乎要把自己毕生最不幸的事情经历个遍,没有半点的退路。
  但最后,科林的生命到底是谁终结的?他还那么年轻,未来还有无限发展的可能。
  是啊,他当时还那么小?他的潜意识这样对他说。
  赛巴斯汀猛地抬起头,他在跟自己说些什么?他刚刚又想到了什么?是的,没错。他还记得过去一场大火中燃烧着的悲鸣的仓库。金发男孩子被烧焦的皮肤,黑发少女的凄惨的哭泣与煎熬的尖叫。他不值得的,男人摇摇头,那个人从来不值得被同情。
  “Ruvik!”赛巴斯汀突然喊道。鬼知道他在喊什么,不过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那个疯子会回答他的。赛巴斯汀连喊了几声,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病的不轻了。
  “嗤。”隐约的嗤笑声就在他的耳畔。赛巴斯汀回过头,他什么都没看见。预料之中,警探换了一个姿势,他将一条腿放平坐直了靠在门上。
  “seb这不像你,他只是为了你的未来光荣的完成自己的使命罢了。”鲁维克的声音接着响起,他可以简单的察觉到这个警探的状态。乱糟糟的思绪在他的大脑中乱窜着,或许下一秒就可以让这平时正常运转的程序崩溃。
  “放屁,他不是物品!他他妈的是个人!!不是为了谁就可以白白送命的!”赛巴斯汀觉得自己随便喊出的谁,根本不能正常的进行沟通。他们之间不仅隔着一堵墙,还隔了好几个空间维度!说完,赛巴斯汀的脑子才终于继续运转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是在臆想?还是处于什么状况之中。一肚子的火气全部都憋在喉咙里,男人似乎正处在易燃易爆炸的情况里。
  “不说这个。”他又在逃避了。
  “你怎么还活着,还是说这些全部都是我的幻听?”赛巴斯汀撵起自己的眉头。
  “我想你还记得你第一次从stem中出来的时候。”鲁维克还在跟他绕圈子。男人实在有些坐不住了,他起身走到床边,伸手按开了小夜灯。他拿出自己放在床头柜抽屉里的手机,点亮屏幕。
  “我记得我只是恍惚地看到了莱斯利,而且我记得我还把你的大脑毁掉了,很彻底的。”赛巴斯汀直截了当的回得干脆。
  “哼。”这样的回答引来了对方不满的冷哼。
  “我还没有那么脆弱。”鲁维克说。
  “你的意思是你还在不知道是哪的地方危害别人?”赛巴斯汀的身周像是被刺围了一圈,说话的时候毫不吝啬。他似乎都觉得,这是件愉快的事。
  “我对那些不起眼的的东西没什么兴趣。”
  “...你这个。”警探有些语塞。他的话尖酸刻薄,尤其是在面对这个把自己藏在兜帽下的男人的时候。但是,这个人说话从来让都他感到他们真的不能和谐相处,而且和谐相处他也从来没有想过。
  “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复建,解释来说就是适应新身体......”

    ——————TBC——————

-这两个人在一起实在是能怼,互怼一组,谁听完谁说话都憋气,笑死。
-来!快活!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