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员-代号G

这老G,人特别好勾搭,只要你扩列,我就话多
墙头特别多,坚守spn和寂静岭
恶灵附身,汉尼拔,死亡搁浅 ,麦子叔!尖叫!
手癌一个,能画能写就是buzad。哈哈哈哈哈
欢迎找我来玩!

画个自嗝(撸否定位让人窒息)

失踪人口回归,电脑死掉,看我指挥鬼画符,这是来自幽幽的脑洞,原地笑爆哈哈哈哈哈哈嗝!顺便吹爆幽幽和Alex!!!! @幽幽火焰

真是不好意,最近要退网了,在这里感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真的非常爱你们!(比个肾)这个弧可能会很久,所以动态什么的真的很难了,如果觉得有些小失望的话可以取关哦ε-(•́ω•̀๑)

企鹅还是活的,不介意可以来唠嗑(弧依旧会长)
☞1769647388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 第三章(5)

三章 Part five

   “嘿,你的脚踝。”赛巴斯汀将视线定格在史蒂芬诺的裤脚。那地方被碎石划破,布料因撕裂而露出毛毛的线脚。血痕留在那白皙的皮肤上清晰可见,男人突然觉得那道疤真的有伤大雅,他嗫嚅了半天也没办法把自己的想法说明白,反倒却遭来意大利男子的戏谑的轻笑。
  算了,赛巴斯汀自暴自弃的觉得这些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必要。他拍拍衬衫上灰尘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他们现在正站在刚刚轰然倒塌的博物馆外,那些破碎不堪的墙壁,碎裂开来的彩色玻璃,以及不是都是否拥有名字的艺术品正于半空中漂浮,他们就真的如同失重了一般。
  “可惜了,我的心血。”艺术家在一旁耸肩,他带着偏深红色的手套的手正搭在自己的下巴上,他细长却又好看的眉梢不仅挑了挑,看起来只是无心的感叹。
  “那些都是你的杰作??”赛巴斯汀一阵头皮发麻,他可不擅长欣赏这些,但是他现在觉得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实在有些惊悚。
  “你应该知道,我很久之前是个战地记者。”史蒂芬诺理了理自己的领巾,他的表情好像不是那么友善,较之前略微又沉重了一分。他一点都不喜欢他人提及这个问题,他更厌恶别人接他的伤疤。
  所以,他讨厌在这些方面更加敏感的女人。
  “我知道,我记得你的简介。”赛巴斯汀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再之后便别无他言。史蒂芬诺似乎对他的反应而感到满意,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我想我需要更加强力的武器。”赛巴斯汀看看自己手里不知何时搜刮过来的匕首,他将它抛起来又接过来。“你呢?”男人思忖了一下又转头问那个看起来不是很有战斗力的艺术家。
  “不需要。”史蒂芬诺不屑地瞥了一眼赛巴斯汀手里的东西。
  警探抽了抽嘴角,他倒是不知道自己的临时搭档总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细节地方有脾气。
-
  FBI办公大楼里的气氛实在是有些凝重,他们因为人口失踪的案子成立了专案组,克林姆森市郊区的情况令人堪忧。所以这边的警局不得不联系这帮吃政府饭的精英们,他们的上司表示愿意接受这件案子。但是,现在难题来了。让这次看起来本就不好解决的问题更加麻烦的正是莫比乌斯的参与,FBI的探员们在得知曾经KCPD的警探成功打入组织,并得到一定的信任后,脸色就更加凝重。因为莫比乌斯可以随时出理掉他,并且现在这个警探跟基德曼探员已经失去了联系。
  他们猜测最有可能的是那个男人已经死亡,或者被逼迫叛变,以及自愿叛变。
  最后一个选项出现时却被两个女探员坚决的一口否定。
  他们却只是摊手表示无奈,那个警探或许正在利用这样坚定信任。
  “你们就真的这样认为赛巴斯汀·卡斯特拉诺警探是这样的一个人?!”基德曼的脾气现在真的不是很好,她现在心情糟的很,尤其是她在听到这样的怀疑后。当然,犯罪心理专家的估测她无法否定,她只是在凭着心说这句话而已。
  从她决定再也不会去做那些肮脏的勾当开始。
  她知道,这个有时喜欢沉默又寡言少语的男人给了她一片崭新的天空。
  她也不会再在那个空乏又令人无法呼吸的童年沉溺。
-
  “史蒂芬诺!嘿!”赛巴斯汀悄声喊了站在他斜前方的艺术家一声。此时那家伙正镇定自若地站在一群异常丑陋的已经看不出还有人形的怪物面前。眼前惊人的数量让身经百战的警探乍舌,他看着腰包里所剩不多的子弹痛苦的哽咽了一声。
  他觉得这个搭档一点都不懂得什么是合作。
在史蒂芬诺用自己的在塞巴斯汀眼里就是外挂的技能震飞第二批行尸走肉后,警探终于忍不住揪起对方的后衣领猛地将他带离原地。
  “你真是疯了。”赛巴斯汀朝着身后连发数枪,把那些视听觉的怪物注意力全部引了过去,他就在此时奋力加快了自己的奔跑速度。他们来的路早就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墙壁阻挡,所以在这错乱的空间里没有什么好的道路可以选择,除了横冲直撞之外。赛巴斯汀觉得自己还是很擅长这样的事情,前提是没有什么更加恶心人的怪物以及陷阱机关。
  “Hum...我很欣赏你这个一点都不完美的计策。”史蒂芬诺还有空闲的时间跟他说风凉话。
  “操,你闭嘴....”

             ——TBC——
-诶,要集训了,不知道能不能填完这个深坑ummmm
-主啊,就让我瞎鸡儿写吧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 第三章(4)

part four

  塞巴斯汀停下脚步,他只觉得自己的下巴被磕得生疼。他骂骂咧咧的向后退了两步,迅速掏出枪,然后上膛。或许是因为警探捂着下巴拿枪的搞笑的样子,跟他撞个满怀的人只是发出了微小的嗤笑声。
  男人虽料到对方可能是还活着的人,或者之前莫比乌斯派进去的小队成员,但是事实却出乎他的想象。
  塞巴斯汀看着面前比自己稍矮一些的带着意大利风情的男人。他此时正单手拖着相机,一身纹理清晰的深紫色西服,领巾整整齐齐的系着。他就快要跟泛着深蓝至黑的走廊融入一体,美丽神秘却充满威胁的意味。他有着青空颜色的瞳仁,里面红色的月光流转,映进塞巴斯汀和他身后的无数沾染着鲜血的尸体。
  塞巴斯汀被他看的发毛,他也是适应了黑暗后才看清了对面站的人的样子。面前的男子思索起来,随即他削薄的唇挽起一个诡异弧度。
  “史蒂芬诺?”塞巴斯汀试探的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警探防备的姿态就像是一支蓄势待发的弓箭。
  “seb,my artwork.Welcome back.”被称作史蒂芬诺的男人扬开双臂,下颚也随着他自己的动作抬起。
  “…”塞巴斯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怕是他的临时搭档出了什么问题,大概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他松了握枪的手,将那东西塞回去。警探大跨步地转身正要打头阵,没想到的是后方突如其来的手将他整个人带着倒退了两三步,然后硬生生地将他扳了回来。史蒂芬诺的手指尖按在赛巴斯汀的左耳后,恶趣味地用力摩擦按压那个已经缝合好的微小刀口上。
  “操,你有完没完了!”赛巴斯汀一把抓住那个不安分的手,警探的怒火值似乎一路在飙升,两个人就在那里僵持了半天。斯蒂芬诺的眉头柠在一起,他刚刚嘴角的弧度已经消失不见了,剩下只是快要接近零点的温度。
  “他们果然还是很热衷于毁掉我的艺术品,seb。”男子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收敛了刚刚从内心深处迸发出的疯狂,他于是就这样低声喃喃的在赛巴斯汀的耳畔讲到。警探反手拍开史蒂芬诺的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领,他领口的扣子就是被那个艺术家拽下去的,他差点勒死他。
  果然,在他身边的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奇怪?他怎么会这样想?可他丝毫不记得自己之前的日子里有谁陪着他解决各种麻烦。
  “虽然,我对你的完成度有些失望,不过我会暂时协助你。毕竟,现在这个地方毫无美感可言。”史蒂芬诺的带着稍稍失望叹息的语气说着,然后选择跟在赛巴斯汀的身后。
-
  女人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她就任由身体被仿佛是水一般的浮力推着。她柔软泛着光泽的金发散开来,那样子就像是深水下的神灵。周围的空间一点都不稳定,也不知是哪一刻会轰然崩塌。她伸手想要在化不开的漆黑里寻找些什么,那个能带她离开这里的人。她反复寻觅着,就好像做了美梦,她还记得自己有一个爱她爱得深沉的男人,以及一个聪明伶俐又可爱的小女孩。
  “Sebastian......”
  女人忽然莞尔笑起来,她只要等待就好了,说不定他就快找到她了,是么?
-
  整个看似是博物馆的建筑从方才就在大面积的崩坏,赛巴斯汀和他身后的艺术家都不得不选择加快速度跑完这条长到没有尽头的走廊。他们两个之间有着一定的距离,赛巴斯汀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确定那个艺术家还安全地跟着后,他才收回眼神。
  天花板大概没办法撑太久了,巨石从头顶上砸下,赛巴斯汀险险地躲过。烟尘漫了他整整一头,他使劲地甩了甩却听见后方的低声咒骂。
  “嘿!你还好么?”他回过头喊那个被烟尘遮住了身形的人。没有得到该有的回答,就在赛巴斯汀决定折回去时,一股力道将他整个人都带起,眨眼之间他已经不在这个分崩离析的空间里了。
  警探又一次跌落在地上,不过这次却好像是人为的。
  “你比我想象的要重。”单膝跪在一旁地上的史蒂芬诺不悦地吐槽这个邋遢的警探。
  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要比赛巴斯汀更加糟糕,原本一丝不乱的发此时有些毛毛躁躁的翘了起来,他的裤脚似乎被碎石刮开了,浅浅的伤口留在他脚踝附近。
  史蒂芬诺站起身,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去看那个被摔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警探。
  “你是?史蒂芬诺?”警探又想在重新确认一遍了,虽然和进入stem的那个长的一样。
  “是我,无论你见到的究竟是哪一个,我始终都是我...”
  艺术家的手轻轻按压着自己的右眼,他低垂着眼眸笑了起来。

               ——TBC——
-我就是我,接下句不一样的焰火(zou)
-带着些病态跟弱气的芬好好吃哦
-继续瞎写着什么tbc(小声BB)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 第三章(3)

第三章 part three
 
  联邦调查局办公大楼的景象似乎要比KCPD那里的采光好些,小女孩此时正扒在落地窗前向楼下看去。 基德曼和伊利娅正在对面办理手续,他们要借助FBI强大的资料库来寻找莫比乌斯的蛛丝马迹,当然联邦调查局实则也早已参与了这件案子。但是他们打入莫比乌斯内部的人,无一例外,全部都已经死亡。现在这根救命稻草正握在一个KCPD的警探手中,他们必须予以全力的帮助。
  浅棕色偏灰头发的女子似乎已经隐约察觉到不久之前曾和自己以及塞巴斯汀一起行动的另一个搭档的踪迹。
  乔瑟夫·沃达。他是这件案子的突破口,而外部切入点也只能是他,不过糟糕的是他现在下落不明。基德曼从steam初代机起身后,只再见过他一眼。她当然知道他还活着,莫比乌斯所打的主意她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不过是一群愚昧的邪教教徒罢了,蛊惑人心。可怜的塞巴斯汀总是最后才知道真相,基德曼摇摇头。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着乌托邦,存在着谁的理想国。只要人类还没走向灭亡,那么这样的社会永远会存在。
  或者,他们是想通过steam来掌控空无一人的世界?滑稽可笑。
  当然,某个研究脑子的人也不可能。
-
  赛巴斯汀盯着这白瓷的浴缸,搭在边缘的手指也不自觉的跟着收紧。他舔了舔嘴角看向在不远处的史蒂芬诺,那家伙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巨大的装置正在濒临崩溃前运行着,再熟悉不过的模样。男人的眼神闪了闪,最后又黯然下来,那边的史蒂芬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面向塞巴斯汀,微笑。男人看的有点儿烦了,于是他翻身就躺进了面前的浴缸里。塞巴斯汀闭着眼睛,他想那张挂在他脸上的面具什么时候才可以被摘下?直觉这样告诉他,这样的笑容绝对不是那个人该有的。
  淡蓝色的迷茫。
  程序就在塞巴斯汀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骤然启动,失重的感觉从心头一直传达到脚底,他整个人在破碎的空间里飞速下坠,然后一头扎进不知有多深的水中。他被仿佛是真实的水压搞得头脑昏胀,这让他想起自己宿醉的时候…
  男人在水下瞪着浅棕色的眸子,他根本记不得自己为什么总是宿醉,好像有那么一阵子他根本离不开酒精。在他以为自己脑子进水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黑暗吞没了最后一点荧光。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哦,操。”塞巴斯汀骂骂咧咧的坐起身来,他扶着被摔倒快要散架子的腰踉跄地站起。周围依旧黑得仿佛在开玩笑,警探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装备又犹疑着向前迈了一步。在确定没有什么诡异的空气墙后,他径直走起。史蒂芬诺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
  前面或许会出现办公桌,然后上面的电话会响?
  塞巴斯汀数着步子跨过去,不出意料的熟悉的办公桌出现在他的眼前。但是,上面摆着的不是他记忆里所描述的座机,而是对讲机——像老式手机的对讲机。
  他想他应该把这东西收起来。
-
  走过漫长的黑暗,在尽头等待塞巴斯汀的是一扇爬满诡异血肉的大门,它被红色的幕布遮挡住,露出的一部分正召唤着男人的脚步。
  塞巴斯汀不是很在意那些东西,他只想快点完成任务而已。他几乎是粗暴的一脚踹开它,然后期待着明亮的室内的迎接自己。
  结果却令人失望,踹开门的瞬间迎面扑来的不是象征着安全的光芒,而是浓重而又刺鼻的血腥味。塞巴斯汀厌恶地蹙起眉头,他几乎想要调头就走。不过,回头的路已经变成了没有尽头的走廊。
警探选择了妥协,他尽量跨过腐烂的尸体跟满地诡异的玫瑰与血液,前方精致花架上的花瓶里堆满的不是少女心中憧憬的蔷薇更不是清幽雅致的桔梗,而是快要溢出来的不能辨别是什么东西的内脏。
  附近没有可以检查的东西,塞巴斯汀加快了脚步,他看见拐角处别有天地。
  诡异寂静的走廊中只有男人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以及他急促的一呼一吸。见鬼的,这条走廊似乎越跑越长,就在他快要接近转弯处时,本以为这条路会再次加长,但是却在他决定疾行的下一秒猝不及防的跟什么人撞了个满怀。
  “Damn it!”
  “What the fuck!?”
  这两个人异口同声。
  ——TBC——
-今日麻烦事情比较多哦!所以更新可能会比较拖沓。电脑坏掉使我原地爆炸
-我,我恶灵1好不容易通到第10章诶!!!还有小说的存稿!!呜啊啊啊啊啊!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 第三章(2)

Part two

  赛巴斯汀几乎听得见自己加速了的心跳。
  那个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就对他毛手毛脚的家伙现在正扼住他的喉咙,对于自己的反应对方看起来倒是饶有兴趣。对方温热的呼吸泼洒在他的颈侧,用低沉而又好听的声音轻笑。赛巴斯汀动了动,当然对方知道刚刚拿在他手里的小型自动手枪已经抵在了自己胸口那。
  “嘘,我知道你的疑问,别紧张。”
  “......”赛巴斯汀把唇线绷紧,瞳孔收缩,他又紧了紧自己握枪的手。
  “放心,我不过是你新的搭档,史蒂芬诺。”对方继而笑着报出自己的姓名。
  在听到这句话后,警探似乎放松些自己的动作。然而离得如此近的人想必也是注意到了赛巴斯汀的反应,他好笑地嗤了一声。随即称作史蒂芬诺的男子不安分的手又爬了上来,停顿在赛巴斯汀的右耳旁,那手的主人似乎还觉得这并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就又坏心眼地在警探的耳边吹气,惹得动作被禁锢的赛巴斯汀一个冷颤。
  “操,你干什么?”感知到史蒂芬诺的手指抵到自己右耳后,然后在那缝合过后的地方打了个圈,警探骂道。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莫比乌斯为什么给他换搭档?但是,他记得自己之前都是单独行动?赛巴斯汀一巴掌拍开对方的胳膊,锁起眉头。他有些记不清了,零散着单独的模糊不清背影在向他暗示些他可能已经忘记了的。
  “赛巴斯汀。”警探小幅度地甩了甩自己的头,然后报上自己的名字。“还有,以后离我远点。”赛巴斯汀着重强调了一下。史蒂芬诺耸了耸肩,但是他还是觉得警探的性格在失去部分记忆后没有实质性的变化,他想找到他的相机,但是现在看起来并不太可能。莫比乌斯这群家伙在这个人眼里看来毫无艺术感可言,并且简直就是破坏美感的存在。
  他跟着赛巴斯汀回到房间,被想要换上正装的警探赶了出去。艺术家只觉得那老家伙的脾气就跟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照这样子看的话赛巴斯汀会据他三尺之外?说起来还真是寒心,他还好心想要帮他一把。
  在知道赛巴斯汀醒来的几分钟后,莫比乌斯就已经安排了接下来的任务。想必stem中的情况似乎危及到了不得不马上解决的地步了,世界在迅速崩坏。
  赛巴斯汀出来的时候点了烟,似乎有意跟史蒂芬诺这个艺术家做对一般。警探眯着眼睛一只手随性的插在裤兜里,然后他转头瞥了一眼穿着整齐西装的史蒂芬诺。
  “走了。”仿佛对这里轻车熟路一般打了头阵。
-
  他们还是在空荡荡的密封的空间里接了任务,巴奈特点头礼貌性的笑了笑,向着史蒂芬诺。艺术家懒得看他,或许他们有相似之处会产生相互排斥的反应。淡蓝色眼眸的男子可是一点都不待见这个装模作样的人。至于赛巴斯汀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男人好像对这方面向来都很迟钝,只要不涉及到他的麻烦的话。
  他们搭乘电梯一直到最底层,随着清脆的提示音。电梯的门缓慢而开,冰冷明亮的光线投入两人的双眼,再熟悉不过的情景。就仿佛是回到了那一天,赛巴斯汀早在之前就掐了烟,他的瞳仁微微颤抖,时间似乎在他脚边停滞却怎么也不肯倒退。“喂...你...我。”男人干巴巴的开口,似乎在斟酌着用词,但是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这让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火气以及尴尬。
  无力感从他的心头一闪而过,他没办法抓住,只能眼睁睁的感觉着它的失去。
  “我不是喂,我说过了我的名字。你难道没有印象?”史蒂芬诺很不满意对方不礼貌的态度,他提醒道。或许,他还有另外的意思。
  赛巴斯汀怔了怔,他咂咂嘴像是咋消化信息一样,就跟老旧的内存不都用了电脑一般慢速。
-
  史蒂芬诺,他不过是想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可惜,他也忘记了。
  他所拥有的是不是已经在战争中泯灭无痕?

                 ——TBC——
-龟速脱文
-老G今天依旧没打起精神
-欺负芬开心

开了原创坑,一脚跨在古风坑里的我嘿嘿嘿,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古风坑里朋友诶!

温常温常×:

(ꈍᴗꈍ)开启原创,自家儿子温常!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 第三章(1)

第三章 Part one

  病床上的男人正熟睡着,浅浅的呼吸,绵长而又安逸。房间就如同普通的单人间病房一样,纯白的背景显得周遭稍稍有些空荡。伪造的自然光线挤满整个空间,算不上温暖的柔和,打落在正处深度睡眠的人身上。他的样子看起来异常的平和,就好像是像是梦见了童年时的事情,那些记忆片段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他就快要忘记了,那并不算得上完美的童年。然后,他的梦中再也没有滔天大火,也没有恶魔的低声呢喃。他还剩下的只有这副躯壳和曾保留在身体上的记忆以及用来称呼自己的虚有其表的名字。
-
  女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慵懒的阳光惹得她不得不睁开双眼。她支起胳膊努力地让自己坐起来,却扯得自己胸口钝痛。基德曼利落地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果不其然那里青紫了一片。她有些头痛地回想起当日的情景,是的,子弹的确击中了她,但却被高级防弹衣和一包血浆已经垫在下方的厚度有些吓人的铁片拦住了,虽然赛巴斯汀掌握的角度也不足以让她被一击毙命。不过,她的左肩上的伤还是实在的,它现在已经被很好地处理过了。
  凑巧,在她醒来时,有人推开了她房间的门,原本有些松弛的神经就在此时猛然绷紧。来者推开门,手里似乎还端着一杯热水,基德曼是看见了那还在不停往外冒的水蒸气。是个女人,她进来后有些惊讶地看向基德曼,只是那么一瞬,随即便微笑点头示意。她说:
  “没想到你恢复得还蛮快?我本来还稍稍有些担心你。”
  “是赛巴斯汀叫我来接应你,朱莉·基德曼探员。”女人这样解释道。
  “不...”基德曼想说的是,她现在已经不是探员了。
  对方已经料到了她的回答,于是反手将证件扔给坐在床上有些欲言又止的基德曼。“从今天起恢复探员身份,请多关照,我是伊丽娅。”女人将自己鬓角滑下的发丝别到耳后去,然后走到基德曼面前伸出手。
  “赛巴斯汀很早就这样安排了?”她很自然地回握了伊丽娅的手于是问道。
  “你知道的,他从来都不迟钝,尤其在这个方面。”伊丽娅肯定。
  “爸爸果然不是在处理什么疑难案子,他一定是卷入到大麻烦里了。”稚嫩的声音就此插进来。莉莉探出半个脑袋,扒着门框看进来。“嘿!小可爱!”基德曼的眼睛亮了亮,她跟她打招呼。“基德曼姐姐真是的!也背着我不告诉我关于爸爸的事情,跟伊丽娅姐姐一样坏!”小女孩走进来,嘟着嘴把腮帮子鼓得像个贪吃的仓鼠。两个正要讨论正事的人也不禁因为莉莉可爱的表情笑了出来,伊丽娅拽出凳子给她,小女孩也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上,真是跟她爸爸一样,女人摇了摇头笑着扶额。
  “我想要参与这个事情,而且我已经很自立了。”莉莉直接把来意挑明。
  “你爸爸是不会允许的,我可爱的小家伙。”伊丽娅敲了敲她的额头,然后她抬头看了看基德曼,却得到对方不赞同的表情。
  “当然,你可以参与。但只可以完成分内的事情。”基德曼竖起食指晃了晃。
  “什么事情!”小女孩顿时就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双眼里几乎要迸出火花。
  “首先,学会自保。然后帮我们整理你爸爸留下来的相关文件,并且不能耽搁学业。”
  “好!一言为定!”
-
  梦境依旧每没有离开他。不过,他就快醒了。赛巴斯汀翻了个身,盖在身上的被子滑下去,露出蓝条的病号服,监护仪一声一声有节奏的提示着男人的心跳。大约有五分钟后,躺在床上的人终于睁开双眼,淡棕色的眸子里还有些混沌,然后,他坐起身,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后附近的地方。好像没什么不对,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决定下床走动走动。
  赛巴斯汀来到地上的时候接近下午,莫比乌斯的正厅前还算美观,至少不缺少绿色植物。男人出来的时候带了枪,他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躺得变得僵硬,他利落地给手枪上弹,朝远方天空瞄准,然后顾自的感叹一声。
  “嘿。”有人在背后喊他,男人听到后转身。
  映入眼帘的是个身高与他相差少许的男人,对方的刘海遮住了右眼,露出那只完好的天空颜色的左眼,他正朝自己走过来。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赛巴斯汀几乎是脱口而出,随即他收了枪点烟。那家伙走进了,一把拿掉赛巴斯汀含在嘴里的烟,然后甩手就扔了出去。
  男人有些发愣地站在原地,他记得他根本不认得这个这个随手就拿走他烟的人,但是仿佛他们两个本来就很熟悉话就这么不着痕迹的说出了。
  “你干什么?”后知后觉的警探有些恼火的瞪向对方。
  “uhm...”

-这张主要顺序其实是倒叙加插叙了 可能比较乱 没明白三章开头的同志慢慢看就好了!
-这东北的天气真是容易让人感冒,窒息。

             ————————TBC——————

伪一个不咋像的基德曼小姐姐!!!!她真好!!吸吸!!(发色没办法拯救了,窒息)丑丑的就不占tag啦﹋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