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员-代号G

这老G,人特别好勾搭,只要你扩列,我就话多
墙头特别多,坚守spn和寂静岭
恶灵附身,汉尼拔,死亡搁浅 ,麦子叔!尖叫!
手癌一个,能画能写就是buzad。哈哈哈哈哈
欢迎找我来玩!

【ruseb/steseb】Until we go down 第三章(1)

第三章 Part one

  病床上的男人正熟睡着,浅浅的呼吸,绵长而又安逸。房间就如同普通的单人间病房一样,纯白的背景显得周遭稍稍有些空荡。伪造的自然光线挤满整个空间,算不上温暖的柔和,打落在正处深度睡眠的人身上。他的样子看起来异常的平和,就好像是像是梦见了童年时的事情,那些记忆片段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他就快要忘记了,那并不算得上完美的童年。然后,他的梦中再也没有滔天大火,也没有恶魔的低声呢喃。他还剩下的只有这副躯壳和曾保留在身体上的记忆以及用来称呼自己的虚有其表的名字。
-
  女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慵懒的阳光惹得她不得不睁开双眼。她支起胳膊努力地让自己坐起来,却扯得自己胸口钝痛。基德曼利落地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果不其然那里青紫了一片。她有些头痛地回想起当日的情景,是的,子弹的确击中了她,但却被高级防弹衣和一包血浆已经垫在下方的厚度有些吓人的铁片拦住了,虽然赛巴斯汀掌握的角度也不足以让她被一击毙命。不过,她的左肩上的伤还是实在的,它现在已经被很好地处理过了。
  凑巧,在她醒来时,有人推开了她房间的门,原本有些松弛的神经就在此时猛然绷紧。来者推开门,手里似乎还端着一杯热水,基德曼是看见了那还在不停往外冒的水蒸气。是个女人,她进来后有些惊讶地看向基德曼,只是那么一瞬,随即便微笑点头示意。她说:
  “没想到你恢复得还蛮快?我本来还稍稍有些担心你。”
  “是赛巴斯汀叫我来接应你,朱莉·基德曼探员。”女人这样解释道。
  “不...”基德曼想说的是,她现在已经不是探员了。
  对方已经料到了她的回答,于是反手将证件扔给坐在床上有些欲言又止的基德曼。“从今天起恢复探员身份,请多关照,我是伊丽娅。”女人将自己鬓角滑下的发丝别到耳后去,然后走到基德曼面前伸出手。
  “赛巴斯汀很早就这样安排了?”她很自然地回握了伊丽娅的手于是问道。
  “你知道的,他从来都不迟钝,尤其在这个方面。”伊丽娅肯定。
  “爸爸果然不是在处理什么疑难案子,他一定是卷入到大麻烦里了。”稚嫩的声音就此插进来。莉莉探出半个脑袋,扒着门框看进来。“嘿!小可爱!”基德曼的眼睛亮了亮,她跟她打招呼。“基德曼姐姐真是的!也背着我不告诉我关于爸爸的事情,跟伊丽娅姐姐一样坏!”小女孩走进来,嘟着嘴把腮帮子鼓得像个贪吃的仓鼠。两个正要讨论正事的人也不禁因为莉莉可爱的表情笑了出来,伊丽娅拽出凳子给她,小女孩也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上,真是跟她爸爸一样,女人摇了摇头笑着扶额。
  “我想要参与这个事情,而且我已经很自立了。”莉莉直接把来意挑明。
  “你爸爸是不会允许的,我可爱的小家伙。”伊丽娅敲了敲她的额头,然后她抬头看了看基德曼,却得到对方不赞同的表情。
  “当然,你可以参与。但只可以完成分内的事情。”基德曼竖起食指晃了晃。
  “什么事情!”小女孩顿时就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双眼里几乎要迸出火花。
  “首先,学会自保。然后帮我们整理你爸爸留下来的相关文件,并且不能耽搁学业。”
  “好!一言为定!”
-
  梦境依旧每没有离开他。不过,他就快醒了。赛巴斯汀翻了个身,盖在身上的被子滑下去,露出蓝条的病号服,监护仪一声一声有节奏的提示着男人的心跳。大约有五分钟后,躺在床上的人终于睁开双眼,淡棕色的眸子里还有些混沌,然后,他坐起身,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后附近的地方。好像没什么不对,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决定下床走动走动。
  赛巴斯汀来到地上的时候接近下午,莫比乌斯的正厅前还算美观,至少不缺少绿色植物。男人出来的时候带了枪,他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躺得变得僵硬,他利落地给手枪上弹,朝远方天空瞄准,然后顾自的感叹一声。
  “嘿。”有人在背后喊他,男人听到后转身。
  映入眼帘的是个身高与他相差少许的男人,对方的刘海遮住了右眼,露出那只完好的天空颜色的左眼,他正朝自己走过来。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赛巴斯汀几乎是脱口而出,随即他收了枪点烟。那家伙走进了,一把拿掉赛巴斯汀含在嘴里的烟,然后甩手就扔了出去。
  男人有些发愣地站在原地,他记得他根本不认得这个这个随手就拿走他烟的人,但是仿佛他们两个本来就很熟悉话就这么不着痕迹的说出了。
  “你干什么?”后知后觉的警探有些恼火的瞪向对方。
  “uhm...”

-这张主要顺序其实是倒叙加插叙了 可能比较乱 没明白三章开头的同志慢慢看就好了!
-这东北的天气真是容易让人感冒,窒息。

             ————————TBC——————

评论(4)

热度(36)